您好,欢迎来到云南家政协会网!
北京时间:
Fake rolex Watches online for sale. Buy replica watches rolex watches for sale, buy replica watches replica rolex watches, cheap wedding dresses cheap prom dresses, tea length wedding dresses short tea length wedding dresses and red bottom shoes on sale, cheap replica watches and fake rolex watches online.

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资讯报道 > 行业新闻 >

家政业:“雾霾”亦或“晴天”

2014-06-05 09:24      点击次数:

家政业:“雾霾”亦或“晴天”

家政业:“雾霾”亦或“晴天”

来源:云南日报  关键字:晴天;家政业;雾霾;家政公司;家政人员

本报美编 张维麟 画

  本期聚焦

  本报记者 张馨云

  核心阅读

  张剑深深地吸了一口烟,似乎要透过烟雾看清些什么……春节临近,按说会迎来家政业的黄金期,可家政人员的缺口比去年还要严重,如何解决这一“老大难”问题,作为省家政行业协会副会长、家政专业委员会主任及昆明市政民社区家政服务站负责人,张剑感到忧心忡忡。

  而面对家庭服务现实保姆业从业人员资源减少,供不应求;家政服务站业务量大幅下滑,行业生存受到威胁的种种困境,更让他感到前路迷茫。

  现实

  昆明家政业市场供需严重倒挂

  市民蒋先生的母亲今年80余岁,因患多种老年慢性疾病而身体欠佳,“我们想找个保姆来家里照顾一下老人、做做家务,但在家政公司登记已3个月了,还是没有回音。”眼看要到春节,蒋先生打消了在短期内找保姆的念头,因为多家家政公司告诉他,家政人员至少开春以后才会陆续来昆求职。

  和蒋先生一样着急找保姆的家庭不在少数,仅昆明政民家政一家机构,近两个月就已登记了近800个家庭的需求信息。“每年的春节前两三个月,就是我们最‘青黄不接’的时候。”记者在位于光华街沙朗巷的昆明市政民社区家政服务站了解到,由于天气较冷,早在去年11月,机构基本就没有入职者了,而辛苦工作一年的保姆们都选择早早回乡准备过年。记者走访的多家家政公司,情况都大体如此。

  “政民家政公司成立13年来,累计为昆明市场输送28500余名家庭保姆,供应量约占市场的1/3,是为昆明市乃至全省提供家政保姆人数最多的机构。”张剑告诉记者,从2005年起,政民家政一直依靠各地妇联输送农村女青年到昆明做保姆服务。高峰时,一年能吸纳3600余名农村妇女到昆明,在岗人数最多时超过5000人。

  “不过,自从我省组织农村富余劳动力向珠三角、长三角一带转移后,大批农村青年纷纷外出务工。2009年前后,保姆从业人员的年龄结构发生了大的变化,中年妇女占比达到了90%以上。”张剑发现,政府组织输出劳动力两三年后,保姆入职者便大大减少,年轻人更愿意到同伴集中的地方打工,家政保姆行业正在淡出年轻求职者的视野。

  去年,政民家政公司全年入职者仅有500人,与高峰时相比业务量下滑了80%。人口老龄化、年轻人工作压力大无法照顾家中老小及下一步“开放单独二胎政策”后急需家庭服务的现实与行业发展停滞不前的矛盾令张剑有些惶恐。特别临近年关,他最怕的是朋友委托找保姆或找服务员,每当手机铃声响起时他都有点紧张,“这几天一个朋友的饭馆开张,要找3名服务员,但我上哪里去找3个人呢?”作为家政保姆行业龙头企业的负责人,此时的张剑有些狼狈。

  囧境

  进城年轻人不愿当保姆

  17岁的谢道立来自会泽,是昆明宝瑞来家政服务有限公司的一名保洁员,今年是他从事保洁工作的第3个年头,由于工作出色,已升职为领班,公司每月包吃包住外还发给他2000多元工资,他对现有的工作还算满意。他告诉记者,外出打工,就是希望摆脱父母的管束,自由地生活,特别是自己可以赚钱供自己开销是件最开心的事。

  小谢表示,对于自己这样没有好好上学的农村孩子来说,进城务工只要有一份称手的工作,有个对自己好些的老板就行,工作苦些、累些也不怕。他和同伴们认为,家政服务行业门槛低,技能易学,而且每天接触的人和工作环境都不同,有新鲜的感觉,“没有年轻人愿意去‘受气’做保姆,那是妈妈辈才愿做的事。”小谢的一个女同事说。

  “农村出来的年轻女孩,漂亮、机灵些的,都被企业招走了,选择做家政保姆的人员,多为没有文化、头脑不够灵活、年龄偏大的农村妇女。”昆明市家政服务行业协会会长、昆明宝瑞来家政服务有限公司总经理张凯认为,农村普及9年制义务教育后,年青一代的职业理想比父辈母辈高得多。而传统理念中的保姆还停留在伺候人的份上,没有形成职业认同和职业观念,加之缺乏相应的培训和经验积累,造成职业流失率高、入职困难的囧境。另一方面,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人们对生活质量要求的提高,又使得雇主对保姆的要求逐步提高,这对于没有文化及专业技能、年龄又大的保姆来说,没有1至3个月的专业培训是难以胜任的。

  “我国城乡二元化分割,贫困农村人员的生活方式与城市差异极大,从生活习惯到思维方式的不同,导致在自然状态下无法融合在一起。”张剑回忆起家政公司成立之初,第一批从临沧输送到昆明从事家政保姆的80人中,不到一个月,便走了一半人,可见要适应这个职业并非易事。

  希望

  职业培训阳光啥时能普照

  据了解,我省目前有家政服务机构2500家左右,从业人员超过20万。其中,保姆服务占家政行业的30%,但由于家政服务企业大部分属私营、个体性质,经营规模较小,准入门槛低,一间房、一张桌子、一部电话就可营业,家政公司始终处于“弱、小、散”的生存状况。

  就目前遭遇到行业困境,相关人士表示称,从业人员资源渐少及年龄结构老化,目前没有更好的对策,他们所努力的,是为就职者提供专业培训,提高家政人员的职业素养。“家政行业发展10余年来,市场需求已迫使行业急需走上专业化、职业化、品牌化的道路。”张凯直言。

  “雷声大雨点小,早说过要大力发展家庭服务业,但一直没有相关的扶持政策。”对于政府的扶持力度,张剑和不少业内人士都颇有微词。令张剑最耿耿于怀的是,他多次为家政服务员争取培训机会,但始终被挡在了门槛之外,“开展培训的机构需要有培训资质和相关部门的认定,而家政公司没有培训资质也没有经费来源参与此事;争取到培训名额又因规定的集中培训时间与家政服务员的工作时间相冲突而无法达成一致。”张剑曾到昆明市餐饮公司培训站接洽,希望家政保姆能到此学习基本的烹饪技术,但最终还是因为相关要求参训人员要集中培训10余天,而在岗保姆只能利用周末休息时间参加培训而未能如愿。

  采访中,不论是政民家政,还是宝瑞来家政的负责人均明确表示,从业至今,其公司就职的外来务工人员,从未接受过相关部门的职业培训。他们认为,我省家政服务业要健康快速发展,需要政府及全社会的高度重视与大力扶持,比如相关部门对于农村劳动力转移的培训,是否可以灵活调整政策,将培训对口到家政企业,让真正从事此行业的人员得到职业技术提升,同时,因家政人员相对文化素质较低,在培训中应更注重实际操作,相应减少理论知识,让他们易学、易懂,对培训内容感兴趣。

 

源链接:http://yndaily.yunnan.cn/html/2014-01/13/content_797512.htm?div=-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