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云南家政协会网!
北京时间:
Fake rolex Watches online for sale. Buy replica watches rolex watches for sale, buy replica watches replica rolex watches, cheap wedding dresses cheap prom dresses, tea length wedding dresses short tea length wedding dresses and red bottom shoes on sale, cheap replica watches and fake rolex watches online.

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家政服务 > 搬家物流 >

搬家市场乱象横生 行业困境如何破解

2013-05-25 13:34      点击次数:

新华社深圳4月19日专电题:搬家市场乱象横生 行业困境如何破解 新华社记者田建川 由于缺乏行业服务标准和监管缺位,不少消费者在搬家时经常遭遇黑搬家山寨搬家的困扰。坐地起价、损毁不赔、态度蛮横,投诉无门。鱼龙混杂的搬家市场让不少消费者哑巴吃黄连

 

 

 

  新华社深圳4月19日专电题:搬家市场乱象横生 行业困境如何破解

  新华社记者田建川

  由于缺乏行业服务标准和监管缺位,不少消费者在搬家时经常遭遇“黑搬家”“山寨搬家”的困扰。坐地起价、损毁不赔、态度蛮横,投诉无门。鱼龙混杂的搬家市场让不少消费者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搬家行业应如何规范?遇到纠纷消费者如何维权?谁来监管搬家市场?记者对此进行了调查。

  搬家搬出烦心事

  家住深圳市福田区的王先生要搬家到龙岗区,就在网上查询并打通了一家搬家公司的电话。双方约好拉三车,一车520元。随后,搬家公司来了10个工人开始搬家。搬到新住处后,王先生却发现床没装好,酒柜损坏。王先生要求赔偿,搬家公司的工人却提高嗓门,“还赔你钱,先给我们小费!”工人要求每人给150元的小费,一共1500元,不给就赖着不走。王先生这才意识到遭遇了“黑搬家公司”,无奈之下,在协商之后王先生多交了500多元。

  王先生向深圳市消费者委员会投诉。经该部门检查,在王先生所提供的涉事“黑公司”办公场所内根本就没有这家公司。

  跟王先生相比,深圳市龙华新区黄先生的遭遇更加离谱。他在搬家前和搬家公司约好,搬运钢琴时如果走楼梯就600元,从天台往下吊运就1200元。第二天,搬家公司的工人看了现场,说吊运不安全,要求走楼梯。结果,刚从黄先生家所在5楼搬到4楼,工人就放下钢琴要求加价,张口4000元!黄先生不干,一台钢琴才多少钱,搬运费都能买架新钢琴了!带队的工人说,不搬也可以,那就交80%的搬运费。黄先生自认上了贼船,骑虎难下。

  深圳市消委会投诉咨询部魏兴告诉记者,像王先生、黄先生这样的投诉案例他们已经接到过10多起。“大部分搬家的消费者都希望能顺利地搬到新居,顺风顺水避免麻烦。”魏兴说,一些搬家公司正是抓住了消费者的这一心理,才会坐地起价,甚至无赖坑钱。

  “李逵”“李鬼”难分辨,挂着羊头卖狗肉

  魏兴说,消费者有关山寨搬家公司的投诉不在少数。这些公司有时两个人一台车就可以号称“搬家公司”招揽业务,而且多冒充知名的搬家公司,在公司名称上多两个字或少两个字,不经辨认消费者很容易上当。这些搬家“李鬼”通过虚假网站、散发传单、楼道内贴小广告等多种方式,吸引客源。消费者一旦选择了这样的公司,发生纠纷时就很难维权,甚至连搬家公司的办公场所都找不到。因为这种“游击队”式的搬家公司一般是在接到电话后,临时雇佣闲散的车辆和工人“组建队伍”,搞的都是“一锤子”买卖,由此其服务质量也可想而知。

  广东维强律师事务所律师简晓满告诉记者,他经常会接到消费者的咨询电话,询问起诉搬家公司的相关细节。但是问完之后,很多人选择了放弃。“造成这种尴尬局面的主要原因一是无合同,二是取证难,而且成本高。”

  简晓满介绍,消费者在搬家时一般是和搬家公司在电话里口头约定价格,极少有白纸黑字的书面合同。这在遇到不合理收费纠纷时就会“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即使消费者保留了电话录音,搬家公司也可以说接电话的不是公司工作人员,由于消费者起诉的主体是公司,这就会遇到诉讼主体是否适合的问题;其二,消费者在匆忙中一般是在搬家后发现物品损毁或遗失,由于没有当面和搬家公司工人进行双方确认,消费者在举证时很难出示物品毁损或遗失的相关证据;其三,打一场官司需要诉讼费、律师费和时间成本等,而搬家纠纷所涉及的金额一般不会特别大,消费者权衡利弊,很少会选择把官司打到底的。

  谁来监管?

  业内人士介绍,目前搬家市场混乱的一个主要原因是准入门槛低。2004年4月国家道路运输条例颁布实施,搬家运输划入普通货运,大量普通货运公司开始涉足搬家行业。而“搬家公司”的界定并不明显,一些物流、运输公司,都有可能在做搬家工作。

  实际上,充斥在网上的各种“搬家公司”很多并非“公司”,而是个体工商户。由于《公司登记管理条例》等相关规定的限制,达不到公司注册标准的,是不能以“有限公司”等名称出现的,但个体工商户注册时可以用“服务部”。记者在深圳市市场监督管理局的“商事主体名称”一项输入“搬家”进行模糊检索,“由于对应的商事主体数量过大”而在网页上显示前20条商事主体信息中,除了“有限责任公司”外,还有5个“个体工商户”和3个“临时个体工商户”。

  除了市场准入门槛低外,行业标准的缺失也不容忽视。搬家工人的基本技能要求、书面合同的格式化文本、搬运物品的安全保护、车辆行驶的路线设计等服务标准和安全标准目前均为空白。

  简晓满律师认为,规范搬家市场离不开搬家行业协会的组织协调。但是,目前鲜有耳闻哪里有类似搬家协会这样的民间组织。由于没有明确的行业标准和行业协会的协调推动,行业自律自然无从说起。

  “虽然工商、物价等政府职能部门可以管辖搬家行业的部分环节,各地消费者委员会也能起到接收投诉和协调处理的作用,但是这显然不够。”简晓满说。(完)